十博入口_错过的二十年后:香港的科技败局和AI未来

本文摘要:在最近一系列关于香港的新闻中,难免会提到香港与内地的经济交流,总会有一个共识:近年来,内地依靠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和AI实现的进一步快速经济增长,进一步拉大了双方的距离。

十博入口

在最近一系列关于香港的新闻中,难免会提到香港与内地的经济交流,总会有一个共识:近年来,内地依靠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和AI实现的进一步快速经济增长,进一步拉大了双方的距离。甚至购物、旅游等市场需求也开始被日本取代。无论这种意见分歧是否客观,都可以证实,科技产业发展的热潮明显造成了内地与香港经济水平的差距。很多人说,香港在科技行业的20年,被大大错过了。

之所以说“错过”,是因为香港并非没有创新能力。移动互联网时代,香港又一次卖了Talkbox,和微信概念很像,但现在几乎被Whatsapp取代;在一个更为相似的AI时代,唐晓鸥原本在知名AI独角兽商汤科技带领香港中文大学工程学院团队,但很快商汤自由选择扎根深圳。而且,香港中文大学、香港科技大学等大学每年也在向企业和学术界大量引进人才。

换句话说,香港不是没有创新能力,不是缺乏创意土壤。香港的创意土壤去了哪里?硅港项目的结束,仍然无法承受香港科技产业发展的功能障碍,很多人会把硅港项目的结束归咎于2000年左右。1998年10月,当时的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在离任后的第二份施政报告中,明确提出香港要发展成为国际创新科技中心,并提出在香港兴建名为“硅港”的电子科技开发区。

当时东亚共享芯片和半导体从欧美迁出的市场需求,正在成为主流。台湾著名的新竹科技园也在同一时期建成。当时的数据显示,到2008年,该项目将为香港增加19.5万个就业岗位和300亿港元的国内生产总值。

然而,这个项目未能如期进行,一方面是因为政府在批地方面声音不大,另一方面也包括当时美国允许向香港出口半导体生产设备。没有土地和生产设备,自然建不起什么科技园。此外,2000年,第一次互联网泡沫的裂缝经常出现,金融功能共享较多的香港感受到的波动更明显,也留下了更深刻的阴影。

但是,这些原因似乎足以解释后面的问题。在移动互联网兴起的热潮中,很多企业都是2010年左右开始发展的后来者,比如海外的优步,国内的滴滴。事实上,与内地相比,香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拥有更好的先决条件。相比内地,香港更早建成4G网络的覆盖区域。

2010年,香港很多公共场所已经有了免费WiFi,个别家庭已经建起了千兆fttp。还包括智能手机的价格和结算效率,都比内地落后一步。

金融服务、海外科技等其他企业比mainland China的更完备。在这样优秀的环境下,香港还能错过移动互联网。我想说这件事的原因只有一个。

繁华地区的恶魔?如何解释香港在移动互联网上的终结?首先,我们都知道香港是一个经济繁荣但生存成本高的城市。如果我们忘记了这一点,很多问题就会得到根本的解释。第一,香港的移动互联网有很强的外包趋势。所谓外包趋势有一点不是把App的研发外包给其他国家,而是大量所谓的科技企业通过承包App研发来维持生存。

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于政府部门和实体的命令,而这些当事人把App当成了自己运营的附属品,所以会在创新上花费太多精力。久而久之,在这种稳定收益的蛙沸效应下,科技企业逐渐丧失了创新能力和进取的冒险精神,反而更像服务型企业。最后,妈
催生了TalkBox的GreenTamato是一家外包App企业。

有人说TalkBox后来没落了,也出现了格林塔马托的反对严重不足。第二,香港劳动力贵。

我们告诉移动互联网中的大量企业,他们依靠廉价劳动力切断信息的供求,而完全城市化的香港,似乎并不具备这方面的优势。结果很多好型号都流出去了隔壁——。

比如我们今天经常看到的商品移到O2O平台“Cargo Labrador”,它的前身是来自香港的EasyVan。大陆的经济环境似乎给了这家企业更好的快速增长空间。而且由于低廉的生活成本和稳定的科技行业相结合,香港IT从业者的收入并不优越,几乎不如金融业,IT被戏称为“失败者”。

最终很多人才都在海外,大陆,甚至台湾萎缩。第三,资本激进化趋势。

香港的金融业虽然繁荣,但全球金融化的趋势也导致了本地企业“灯下黑”。以上两个条件的融合,已经造成了香港科技企业的艰难发展,也是资本不愿意关注的长期现象。另一方面,香港本地财政稳定。

港口运输、房地产等有合并收入的行业,一定程度上没有冒险精神。贸易物流、金融服务、专业工商服务提供配套服务和旅游,房地产是补充。这四个传统行业占香港本地生产总值的60%。

十博

资本和企业家都想冒险,科技行业的性质也不会经常出现现在的冷场。对于这种情况,有人形容为“繁华地区的魔鬼”。

——社会、经济、阶层在逐渐巩固后,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活力,难以采纳和孕育新的高峰。其实除了这个原因,香港本身的土地、人口、外来科技企业的涌入等因素也包含着种种不利条件,最终构成了今天香港科技产业的孤独景象。科技产业发展的转型:如果香港AI的未来沿着科技产业的发展路线,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再到AI,我们可以理所当然地指出,香港对AI的发展已经没有希望了。

诚然,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缺乏的直接原因是数据和云计算资源的短缺。同时,大量数据被控制在政府端口。

香港大学教授叶保罗(Paul Yip)说,如果你现在想调用数据,你必须写一份“纸质申请”。但我们不能以此为耻。在引领科技行业20年后,香港似乎对这场AI热潮更加警惕。

不仅媒体更加关注,政府口岸的行动也开始加快。好像“创意支出基金”都卖了,香港的科技创新中心也收到了国家资助。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,与移动互联网不同,AI技术的频繁出现将改变香港人的生活。对于生活高度便利的香港来说,O2O和共享经济几乎不需要带来什么煽动。

但是对于金融、港口物流等行业来说,AI带来的变化是巨大的。换句话说,如果香港不采用AI,可能会被AI取代。那么,在AI方面,起步晚、数据少、资金流受阻的香港还有哪些机会?AI时代,香港的创意土壤是否经常出现?目前可以找到香港对AI的几种策略。比如,发挥他们的学术优势,引来大陆的反对。

然而,即使香港在科技产业上没有太大的成就,但资讯科技在科研和创新能力上仍然不差。在IT界与奥斯卡的APICTA大会上,香港每年都能获得好的奖项。就像去年一样,香港的SmarKie的智能自动售货机,Fano Laboratories的多语言人工智能客服系统,智能RFID嵌入式机场行李装载机器人都获奖了。

对香港来说,实行技术销售的“以色列模式”可能是一个不错的自由选择。另一方面,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理念的实施和香港融入产业链,采用中资企业无疑不会改善本地AI创业者的创业条件。

比如阿里和商汤,率先在香港正式成立了香港人工智能实验室。内地企业对外开放,应用到现场。香港研究人员反对获取数据和计算能力。

此外,就像谷歌“放弃”香港进军亚太市场的意图一样,一些欧美小企业也开始利用涉及中西融合的社会氛围、便利的全球金融服务和地理优势,将香港作为进军内地市场的跳板。比如英国的品牌零售服务公司Aitrak,已经在香港设立了分公司,希望以更加活跃的资本和丰富的数据资源转移到中国大陆。

所以很明显,无论哪种策略,香港AI的未来都是和内地紧密相连的。双方的充分合作和共同成长早已是定局,抵制和破坏这种趋势从来都不是理性的。

本文关键词:十博,十博入口,十博入口

本文来源:十博-www.shzcctv.com